榴莲社区直播app二维码

  

当下课铃响的时候,童歌晓还在呆呆地看着李毅写下的数学算式,连收卷子都忘了。

“童老师,已经下课了。”李毅将最后一道算式写完,笑着对童歌晓道。

童歌晓这才将注意力从草稿纸上移开,对班级里的同学道:“把卷子传上来,下课!”

同学们纷纷交卷,鲍香馨将各组的卷子收好,送到童歌晓手里,然后狠狠地瞪了李毅一眼。

这家伙到底给童老师灌了什么迷魂汤,以至于坐在讲台上和老师聊了整堂课?

听他们聊的内容,什么复平面呀,解析延拓呀,路径积分呀……完全听不懂!

他们真是在聊数学,而不是什么奇幻小说?

童歌晓没理会这位一向表现非常好的数学课代表,而是睁大眼睛望着李毅,想说点什么,却总是欲言又止。

李毅将写满公式的草稿纸一齐丢给童歌晓道:“我知道你没看明白,拿回去慢慢研究吧,不懂再问我。如果你搞懂了,可以寄给自然、科学之类的期刊,用你自己的名字就行了。”

鲍香馨在一旁听呆了。这个家伙,写了一大堆古怪符号,还让老师不懂再问他,何其猖狂?

其它同学也将怪异的目光投向讲台。虽然他们不知李毅在跟童歌晓聊什么,但童歌晓那幅听话小媳妇似的神情,还是落在了众人眼里。

童老师是何等强势的人物,居然会被李毅这个全班倒数第一折服,这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!

“你……怎么会懂得这么多?”童歌晓低声问。

“因为我是天才!”李毅开玩笑道。

这个时候邵勇走上来道:“毅哥,走了,打球去了!”

十六中上午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课,这两个星期举办的春季篮球赛,正好占用了自习课的时间,打完就可以去吃中午饭了。

“老师,我们班级有篮球赛,我先下楼了。”李毅向童歌晓挥了挥手,然后跟着邵勇等人走出班级。

童歌晓痴痴地望着李毅的背影,脑子好似变成了一团浆糊。

将高中的试卷答满分,将奥数试卷答满分,这种事童歌晓也能做到,算不得厉害。但是随手将黎曼几何难题搞定,还写出了黎可以看三级片的软件曼猜想的解决步骤,就太令人匪夷所思了。

一个连黎曼几何中的难题都可以轻易搞定的学生,似乎真没有在学校学习的必要了。可是他才十六岁呀,怎么可能这么厉害?

“我就不信了,你还真能证明黎曼猜想?”童歌晓仔细整理了一下李毅写的草稿,准备回办公室好好看看。她不相信困扰国际数学界的难题,会被李毅用半节课的工夫随手搞定。

李毅、童歌晓走出教室之后,班级里又是一片议论声。

“奸情啊奸情,一定有奸情!”

“奸你妹呀!李毅一定是童老师失散多年的儿子!”

“也有可能是童老师欠了李毅很多钱!”

全班倒数第一坐在讲台上,和老师聊了一节课,还把老师唬得一愣一愣的,这太离奇了,大家不猜疑才怪。

这个时候,另一个人回到了班级,正是三班混帐三人组中的老二,刘天。

刘天被费瑞安教育的时候,罗夏瑶也打电话叫来了他的家长。紧接着就是家长和老师们无休无止的批判,他爸还给他来了一套组合拳,并严厉地警告他,再敢跟别的女人不清不楚,就将他阉掉!

挨了暴揍和猛训之后,刘天终于迎来了春天。学生在学校和校外女生嘿休,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,罗夏瑶不想搞得人近皆知,所以最后也只是让刘天写检查、保证书,并在班会上念一遍。

对于这种处罚,刘天早已经轻车熟路了,他不会在检查中写嘿休被抓了现行,连套都被没收了,只会说自己“早恋”,混混就过去了。

“老大呢?”回到班级的刘天顿感云开见月明,他大咧咧地坐到农泰宁旁边的坐位上,问起李毅的消息。

“老大打球去了,你的事结了?”农泰宁将桌堂里的一颗糖扔给了刘天。

刘天把糖含进嘴里,拍着桌子道:“我靠,他还有心情去打球?”

“怎么了?”农泰宁问。

“你不知道,刚才老大在办公室里可嚣张了,把软饭费摔扒在地,然后转身就走。现在软饭费一直嚷嚷着要找校长,开除老大呢!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农泰宁还未答话,一群好热闹的同学已经围了上来。学生在办公室里打老师,这可是十足劲爆的消息,不管李毅会不会被开除,他都得出名了。

“那还有假,我亲眼看到的。你不知道软饭费被老大摔倒在地时的表情,就跟死了爹似的……”刘天添油加醋地将李毅的事一说,引得全班人都啧啧惊叹。

鲍香馨远远地听着刘天的叙述,起初还不信,但刘天言之凿凿,她也不得不当真了。

“这个家伙真是可恶!”想到李毅还说她胸口的事情,美女班长将银牙咬得紧紧的。

鲍香馨身后不远处的顾小燕,则是幽幽地叹了口气。

这个李毅,就是永远不让人省心,还好那时没答应成为他的女朋友。

与李毅相比,胡江柏无疑优秀得多,不但不惹事,还懂得体贴人,总是给她买小礼物。不过胡江柏也有一个不好的地方,就是最近总喜欢跟她动手动脚,她觉得两人还不能那么亲密。

十六中的操场很大,操场东侧有四个篮球场整齐地排列在一起,可供八个班级同时比赛。

虽然比赛在上课时才开始,但参加比赛的队员在下课期间就早早的到了,每个人都想多投几个找找手感,以免正式开打时投不进去。

像这种班级间的篮球赛,各班都会组织啦啦队,为自己班的队员加油助威。不过加油并不是强制性的,如果谁不愿看比赛,也不用特地前来,留在班级里上自习就好。

武思萌就是一个从不看比赛的人,她不喜欢篮球,也不喜欢看到篮球队员们撞来撞去。对于一向喜欢武技的她来说,篮球队那种肉搏和对抗,毫无技术含量。

“队长,来看一下比赛吧,今天我们对阵一班,那可是夺冠大热门!”

武术队的刘丰佑也是八班篮球队主力队员,他竭力邀请武思萌观看比赛,以便在美人面前展一展雄风。

“没兴趣。”武思萌摇了摇头。

她今天的心情很不好,因为早上的事太莫名其妙了。不过她不断安慰自己,告诉自己李毅就是那个女修士幻化的,这是师父给他的考验,所以不用担心。

轻轻地抬起头,武思萌向篮球场上望去,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正是李毅!

“呀!”女孩发出一声惊呼,俏目中满是激动的神采。

随后她又摇摇头,对自己道:“唉,那肯定不是师父,师父只是早上幻化成他的样子而已……”

不过不知为何,武思萌忽然有了观看李毅比赛的冲动,于是抬步向篮球场走去。

刘丰佑还以为自己说动了武思萌,脸上乐开了花:“队长,这边,咱们班在第三个篮球场比赛。”

武思萌走到李毅的比赛场地边上,摇头道:“我不过去了,我就看这边这场。”

“唉?”刘丰佑一呆,“队长,这边是三班和六班的比赛。六班的实力还凑合,虽然外线不怎么样但内线有双塔,可是三班主力中锋暴良都伤了,全队上下没一个中用的,纯属一团烂泥,用不了五分钟,这场比赛就能分出胜负,没什么好看的!”

武思萌关心的当然不是比赛胜负,她指了指李毅道:“你认识那个人吗?”

“那个家伙?”刘丰佑盯着李毅思索了一下,点头道:“我知道他,科比嘛!”

“科比?他的名字好怪呀,姓科?”武思萌饶有兴趣地问。

“不是,科比是大家给他起的绰号!”刘丰佑笑道。

“绰号?他怎么会有这么怪的绰号?”武思萌有些不解。

刘丰佑道:“三班的人技术不怎么样,队服却选了nba最出色的球队——湖人队的队服。你说的那个家伙,更是不要脸,敢穿24号,哈哈!”

“24号又怎么了?”不懂篮球的武思萌一头雾水。

刘丰佑道:“湖人队24号,就是nba最传奇的球星——科比!”

“什么,你说科比是最传奇的球星?那么你们管他叫科比,是因为他打球很厉害了?”武思萌激动地问。

虽然她不认为李毅是早上的师父,但爱屋及乌,听到李毅打球很厉害,她还是有点高兴的。

“错错错!队长,你完全搞错了,大家管他叫科比,除了因为他是24号之外,还有另一个原因。”

“什么?”

刘丰佑嘿嘿一笑:“做为最传奇的球星,科比有一项记录无人可及,那就是打铁数!他是nba打铁最多的球星!”

“打铁?”武思萌又不理解了。

“投篮投不进,篮球通常会磕在篮框上,发出‘当’地一声巨响,被人们称之为打铁。打铁也就是投不进的意思。这个李毅,从不传球,只自己投,投了还投不进,打得篮筐咣咣直响,所以被大家称之为科比,也就是铁神的意思。”

“啊?这么说,他的篮球不但玩得不好,还玩得很差?”武思萌担忧地问。

“对,三班就是一砣烂泥,没一个能糊得上墙的,这个李毅更是滥投王,队长你还是去看咱班的比赛吧。咱班是夺冠大热门,这次跟一班的比赛,基本就是冠军之战了!”

武思萌望了望身背24号的李毅,摇头道:“我不去,我就看他们的比赛。”

——大家很给力,今天达到四千推荐票了,不过时间太晚了,加更放在明天吧。继续求推荐票,下次加更在五千票!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