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瓜短视频

  

山风呼啸,从残破而凌乱的山崖上吹过,带起一堆碎石滚落下去。

正邪两道近处对峙,气势却有着分明的差距。

失去了魔树支持的邪道,脸上带着恐慌,书魔咬紧牙关,羞怒于色。

见到书魔这样子,画魔慌张大叫:“书魔老哥,你要救我啊……”

书魔看了他一眼,沉声说道:“老弟,别怪老哥心恨,怪就怪你时运不佳,落到正道手里。”

说罢,他果断的大喝一声道,“我们走。”

话一落,他已化作一道虹光不见。

魔树的动作亦快得惊人,瞬间缩回体型追了上去。

二人一走,四大魔卫等人哪敢停留,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。

看到众人离开,李默暗暗松了口气,同时又暗道了声可惜。

若是他沒有在和魔树的战斗中消耗过多的体能,那么就能一口气将两个魔头擒下來,到时候自然有毁掉魔树的机会。

如今这机会已然不见,犹叹可惜。

就这么眨眼工夫,刚刚还喧嚣的战场一下子安静了下來。

众人顿时欢呼起來,一个个雀跃跳起,表达着闯过生死关的激动,同时对李默更佩服到了极点。

这本是一场笼中之战,注定的死局,但李默却施展妙计震退敌群。

“这一次多亏了璇儿,在那么危机的场合下还能够完美施阵。”

李默柔声称赞道。

“都是雁儿姐姐帮我挡着巨人的攻击,不然还真棘手呢,师哥也是,老是寻这么危险的法子,人家施术时小心脏都要跳出嗓子眼了。”

柳凝璇拍着小胸脯说道。

李默看得一笑,说道:“不是我非得寻危险的法子,而是这魔树实在太可怕了。”

这一说,众人又不免唏嘘起來,这魔树的强大简直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确实姜是老的辣,经过这一番折腾,便知道铜庐师哥他们不轻易动心魔的理由了。”宋舒瑶则轻叹道。

李默点点头,这时画魔惊恐的叫道:“只要你不杀我,让我做什么都行。”

“你倒是有自知之明。”

李默淡淡一笑,手上运劲,一股股类灵气窜入画魔体内,将他的经脉封锁得死死的。

然后,这才问道:“我且问你,你们为何知道我们会藏身在这里。”

画魔低着头老实答道:“山中留有当年太古宗门大战时残余的诸星观天阵,可以窥探到各种生命尤其是生物的活动迹象。”

“你可不要说谎,否则的话,看我如何收拾你。”

龙嫣一瞪眼,煞气腾腾,身上散发出來的野性直是让人不寒而栗。

“不敢不敢……”

画魔吓得直打激灵。

看着画魔那样子,李默便知道他沒有说谎,略一琢磨便道:“雁儿,你手里应该还有裂气丹吧。”

“前阵子刚炼了些。”

苏雁说着,便掏出一堆丹瓶來,递给了众人。

“诸星观天阵能够通过生物的气息來监测出其活动轨迹,即使收敛气息也因为气息过度集中而被分辨出來,不过,这裂气丹能够气息大量分散出去,这样一來便能够躲过阵法了。”

李默解释道。

众人听得大喜,同时又暗暗吃惊,原本想着在山间的行进可谓隐蔽,却不想原來尽在敌人的监视中。

如今有这裂气丹在,总算可以松了口气了。

接着,李默便道:“我们先离开吧,寻个其他的隐蔽所。”

于是,众人便匆匆离开此地,一路左拐右行,很快寻觅到了另一座幽森谷地。

到了这里,疗伤的疗伤,休息的休息,而李默等人要做的事情,则是继续审问画魔。

“画魔,你该知道我们來这里的目的吧。”

李默问道。

“知道,是为了毁掉魔树,还有铲除老祖。”画魔答道。

“很好,那你告诉我,如何才能够完成这两件事情。”李默说道。

“这……”

画魔听得眉头高皱,一脸犯难道,“魔树强大之极,比起老祖而言甚至还要强上不少,而且它拥有着操纵器魂的能力,任何天器都会受到它的操纵,又能够屏蔽大部分神通……我真想不出來有什么方法可以对付它。”

“确实,魔树当真非同一般……但是,又有点奇怪……”

李默倒也点了点头。

“是啊,以往咱们所见的异物都已经强到了击杀十三信徒的强度,这魔树却好象比异物还弱。”

这么一说,苏雁也希奇起來。

即使李默和龙嫣加起來,也难说能够和十三信徒媲美,按理魔树应该可以轻松击杀二人,但是在刚才的战斗中,魔树所展现出來的力量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强大。

“这是因为这魔树并不完整,老祖考虑到你们是先头兵,而十三信徒可能就在山外,所以提前计划育成了魔树。”

画魔说道。

“原來是这样,因为灵魂有缺陷,所以战力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”

李默明白过來。

“幸亏心魔推断错误,否则那还真是麻烦了。”污污污软件免费下载菠萝

秦可儿松了口气。

李默点点头,说道:“不过即使如此,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要想毁掉魔树也是极难的,看來便只有一个方法了。”

他便朝着画魔问道,“若然我和嫣儿对上心魔,你觉得有多少胜算。”

画魔眼珠儿一转,正待说话,李默便重重一哼道:“我劝你莫要耍什么心眼,这次书魔回去可是把一切过错都推到你身上,你即使回了冥城那也不过是丧家之犬。”

画魔听得打了个哆嗦,哪敢再打小盘算,立刻答道:“你们对上老祖,半分胜算都沒有。”

“他有这么强吗,幻城之时还不是被默大哥一枪击杀了。”

龙嫣冷笑道。

画魔答道:“幻城的老祖和冥城的老祖真身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,因为老祖所修炼的万尸惑魂功太过逆天,因此即使是天光海蜃楼也只能够将其部分力量传递过來,若然同样的场景置换到冥城中,那么你们还沒出手便已经中了老祖的招。”

“万尸惑魂功真有这么厉害。”

苏雁问道。

画魔肃然说道:“万尸惑魂功乃是老祖吸收无数冤魂而炼成的功法,一旦施展开去,十万丈之地万物灵魂被束,随即邪念入魂,这几百年來,闯入这里的高手不下百人,但沒有一人接近老祖百丈之域。”

“反过來说,只要接近老祖百丈的话就有击杀他的机会了。”

李默则敏锐的察觉到这其中的要点。

画魔如实点头道:“确实,老祖的功法在于灵魂操纵上,自身的防御确是一个极大的弱点,不过,这个弱点也快要消失了……”

“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
几人都盯着他问道。

画魔便道:“魂修之道,步步艰辛,舍弃肉身之后战力会下降到一个极点,而且脆弱不堪,随着时间的修炼,凝聚魂骨魂血,方可慢慢成长,而成长到极点之时,便可以拥有完美实体境界的魂躯,其魂躯的强度便会到达极点,天器不损,万物不伤。”

“这么说心魔距离这个境界已经不远了。”

李默眉头一皱。

画魔答道:“老祖最近正在突破最后的关口。”

“这可真是不好的消息,默大哥,现在我们该怎么办。”

苏雁担忧道。

“对付心魔始终还是欠缺了足够的实力,若是能够寻到那拘魂锁就好了。”

李默嘀咕道。

这话一说,画魔眼里猛地一闪。

龙嫣看得分明,低叱一声道:“老魔头,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事情。”

画魔直是脸色一变,这小丫头怎地如此眼尖,一瞬间的表情都未能瞒过她,龙嫣这么一说,众人齐唰唰的望过來,那表情就好似一群饿狼盯着一只肥美的小羊羔似的。

画魔委屈得眼泪都要流出來了,想他堂堂一代凶魔,肆虐诸宗,名震天下,那名号说出來能吓破人胆。

但是现在,虎落平阳被犬欺,被一群名不经传的小辈吃得死死的。

而且,这一个个女子长得貌美如花,看起來娇柔似拂风弱柳,但一动起手來却分明就是个煞星。

此时他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,早知道这群小辈如此厉害,他就把这出风头的机会让给棋魔好了,何必跑出來遭这罪。

若今日这般情景流传出去,他还有什么老脸在邪道混。

诸人虎视耽耽之下,他大汗淋漓,终是抗不住这压力,颤声答道:“关于拘魂锁的事情,我确实知道那么一点。”

“我看是知道得不少吧,还不给我从实招來。”

李默厉声呵斥道。

画魔嘴角抽搐,老实答道:“当初,老祖來到这阴幡山后意外获得了窥天镜,因此才在这里建造城池,招揽部下,我为避风头便赶到这里,成为四大魔尊之一,其实还有着另一个私心,便是想着这里乃是太古宗派大战的遗址,或许能够寻觅到贵重的太古宝器。”

“你倒是打的一幅好算盘,那么又究竟有什么发现。”

李默听得冷笑一声,这些邪道果然都是勾心斗角,各怀鬼胎的,只怕暗中寻觅拘魂锁的不止是这画魔一人,其他的也都在暗中行事。

毕竟,若是寻找到了这宝贝,便能够拥有和心魔一战的实力。

但听画魔答道:“这几百年來,我派了大量的心腹搜寻山中各处,寻找到了大量太古时代宗门的痕迹,但是皆无大收获,整个阴幡山都是当年的战场,四处遗留之物数不胜数,而战事造成的废墟及溶洞之类也是数量可观而地形复杂……”

“谁有闲心听你说这废话,直接说重点。”龙嫣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再遭训斥,画魔差点呕出一大口血來,但却连半点反驳的胆子都沒有,反倒被吓得缩了缩脖子,然后老实答道:“前阵子,手下人才有了重要的发现。”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