涉黄的软件

  

接着,铜庐老人又说道:“但是,十关也只不过是起步,真正艰险的是最后三关,在记载上有很多人进入那里之后就沒有活着走出來,因此诸位虽有胆色有资质,但还得量力而行啊。”

“我等谨记前辈之言。”

李默肃然说道,然后又朝着羽华夫人问道,“不知师姐什么时候出发。”

羽华夫人便道:“我们在这里一是等待洞湖师哥他们过來,二则是在这里守护治疗中的烟雨师哥,顺便也会侦察九大邪魔的动向,但顶多也不会超过四个月。”

无根圣者在一边拂须笑道:“小师弟,四个月后我们等着你一道行事啊。”

“定不负师哥所望。”

李默一拱手。

这时,苏雁说道:“默大哥你若是进修炼场的话,那圣隐珠要如何办,说不定你吸收了圣隐珠之后再进去,反倒能够赶到我们前面呢。”

李默微微一笑道:“进修炼场和吸收圣隐珠并不冲突,一起更会事半功倍,而且这么难得的机会,我也想见识一下太古时代的修炼场有何玄妙之处。”

“有师哥陪着,那我们可都是信心大增呢。”

柳凝璇嘻笑道。

见到众人一副乐观表情,铜庐老人却是神色中透着几分严肃,然后摆摆手道:“小白,你去带路。”

于是,众人便在童子带领下赶往了铜庐山脉深处。

待到众人走了,铜庐老人便道:“始终是些晚辈,不知太古修炼场的可怕之处啊。”

“铜庐师哥只怕小瞧了他们吧,别的不说,这小师弟可真是千古奇才。”无根圣者说道。

“我看得出他的资质,也知道他慧根颇深,第九第十关当不成问題,但是要想再朝后走,那需要耗费的时间可就不是以月來计算了。”

铜庐老人说道。

“这么说,他们光是闯这两关就要耗费四个月了。”

羽华夫人说道。

“两关,他们若能在四个月内过一关那就是惊天的奇才了,而且这还是最乐观的估计,若不乐观的话,第九关只怕都需要耗费一年之期。”

铜庐老人淡淡说道。

这一说,羽华夫人二人亦不由得一蹙眉。

二人沒有进过铜庐十三关,平日里也沒有多在意,毕竟这种修炼场对于二人而言档次太低了,而如今这么一听才知道这修炼场的难度。

然后,羽华夫人突而明白道:“莫非师哥答应开放修炼场是为了保护他们。”

铜庐老人微微点头道:“即将到來的战争是何等残酷已无需你我多说,即使他们提升一些修为活下來的几率也并不算大,所以就让他们在这里清修,为后世留下这一些优秀的后辈倒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这一听,羽华夫人二人才明白铜庐老人的深意,他压根就沒认为李默一行能够在四个月内走出來,哪怕是仅仅一关。

另一边,李默一行已经抵达了一处隐蔽的洞窟前。

洞窟外山石错落,杂草丛生,一点都看不出有何玄妙之处,更象是一处荒废已久的寻常古洞。

“师叔,弟子只能带到这里,从这里进去便是铜庐十三关。”

童子躬身说道。

“白师侄可也闯过这铜庐十三关。”

李默则饶有兴趣的问道。

童子答道:“弟子年初的时候刚刚从第五关出來,耗时两年有余。”

李默听得点了点头,这童子的资质是分明的灵骨,但即使以灵骨之躯进入这里仍是有着相当的难度,仅仅第五关便需要两年。

这时,童子又说道:“师傅还让我转告师叔,关卡里每多一人,难度也会呈倍数提升,还请师叔慎重。”

李默微微颔首,一行人便朝着深处走去。

石洞似是天然形成,并未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,而且未过多久已然抵达了一处石厅。

石厅连接着数个更深的通道,而在石厅的中央则立有一方石碑,其上刻有铜庐十三关的字样。

“原來如此,这些通道便是通往各个修炼场的途径,但是因为有的已经废弃或者损坏,所以铜庐师哥建造了一个传送阵,可以将人直接传送到其保存完好的十三个修炼场中。”

李默若有所悟。

这时,柳凝璇围着石碑走了一圈,小手在上面轻轻一点,便见石碑冒出一团光彩,在前面浮现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光球,球中浮动着一个数字:九。

众人立刻明白过來,显然这石碑可以根据众人的修为來推定出适合的关卡。

李默走过去点了一下石碑,果见石碑也冒出一个光球來,同样也是九。

这答案倒是合情合理的,虽然李默的修为比起柳凝璇而言还要高出一筹,但是中期境界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,二人之间的差距便可忽略不计了。

接着,其他人也都依次走上男女啪啪啪软件來。

李默和苏雁四女外加翼王及手下四个中期级将领都是第九关卡,这也足见铜庐老人的眼光之锐利。

至于翼人国的其他将领也都分布在第四和第五关,修为相差并非太大。

“咱们走吧。”

李默道了句,众人便一同点中各自召出的光球,紧接着光泽一闪,纷纷消失不见。

一瞬,李默一行十人已经抵达了另一个洞窟之前。

脚下是厚重的石台,布满着密集而复杂的纹路,周边设有八个十丈高的石柱,顿时间一股古朴沧桑的气息袭來,和之前的洞窟感觉上全然不一样。

眼前的洞窟遍布着黑色的晶体,它们犹如一把把利剑般从岩壁里冒出來,又好似野兽的獠牙散发着森冷的寒气。

但见那洞窟上方刻有两个大字:杀欲。

只是两个字,便有种震慑人心之感,让诸人一下子将警惕性提升到了最顶点。

接着,众人朝前走去。

经由那密集的黑晶棱石的道路,不多时便抵达了一个巨大的修炼场。

地面乌黑一片,透着隐隐的光泽,不时有尖锐的黑色晶体冒出來。

这里大得无边无际,一眼望不到尽头,而待众人一抵达这里,之前來时的通道便立刻消失不见。

然后,但见众人身边各有一根乌黑的晶体散发出浓浓的光泽,其间似有什么东西在迅速成形般,紧接着其表体崩裂,一道道赤红的身影从里面冒了出來。

一见这些人,众人都是脸色一凝。

晶体中诞生出來的十人竟和众人是一模一样,李默、苏雁四女及翼王人,各有一人与之相似,宛如双胞胎一般。

无论脸形身材乃至是气息,都是如出一辙的,唯一不同的便是这些人身上弥漫着的凶杀之气,那一双双眼睛都是赤红如血的。

“原來是这样。”

李默顿时明白过來。

只一句话,无需多说什么,众人也都心头雪亮。

邪道杀人,乃是残害苍生,屠杀无辜,杀欲渐涨而成邪根,一入邪道,永生永世便受到杀欲的驱使,沉沦于杀戮之中。

正道杀人,乃是以杀止杀,以正诛邪,虽有杀欲而不为其所控。

但是,随着手下屠戮者的增多,杀欲无时无刻不在争夺着思想的控制权,它就好似丹毒般,平日里并无察觉,但在暗中却在不断的蓄积,一旦爆发之时便宛如洪流恶浪,若是挡不住便可能杀欲侵占道心,由正转邪,从此沦为邪道。

因此,但凡正道者除了修炼之外,更重要的则是修心。

但是无论如何修心,杀欲的存在却是不可避免。

自李默重生以來,所杀者实在难以计算,如今积累而成的杀欲形成了处于灵魂深处的另一种力量,虽然一直处于可控的范围内,但是谁也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爆发。

如今,这个修炼场将其杀欲幻化成形,其目的也是再简单不过,需要众人将自己的杀欲完全摧毁,如此一來便能够得到极大幅度的提升。

“殿下,就由属下來试一试这杀欲的厉害如何。”

这时,一个黑脸将领沉声说道,此人正是翼王手下的大将翼博。

“好,小心行事。”

李默微微点头。

按理说,每个人的杀欲强弱程度都是不一样的,不过,按照童子的说法,十人进來之后所遭遇的修炼难度也是呈十倍的提升,那么这些杀欲的战力很可能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强化。

翼博自也沒有半点怠慢的意思,双手微微一提,然后迅疾的朝前一推,一股强横的冲击波犹如利剑般飙射而去。

众人看得都纷纷点头,只这一招便足见其修为之高,而且用上了八成真力,其杀伤力也是相当可怕的。

但见那杀欲纹丝不动,就那么站着,好似一副沒有灵魂的空壳子般。

待到那冲击波瞬间穿透杀欲的身体时,翼博顿时发出一声惨叫,重重倒飞出去,落地时堪堪站住步子,大呕了一口血。

但见他胸膛上衣袍碎裂,一片血肉模糊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李默看得眉头一皱,众人也都大吃一惊,同时也都一下子明白了事情的原由。

杀欲本就是众人身体的一部分,应杀念而生,积攒杀意而长。

虽然杀欲经由修炼场之力而衍生成形,但显然它和众人的身体并沒有分割开來,攻击它就等于攻击自己。

“我就不信这个邪,看你能够反弹我多强的攻击。”

翼博却是厉喝一声,左足猛一踏地,双掌再度前推。

手臂上青筋直冒,十成级数的真气具化成十丈长的巨剑袭去。

这时,众人都凝神屏气。

但见那杀欲仍是一动不动,任由着巨剑再度穿透身体。

“啊,。”

翼博发出更惨烈的叫声,整个人被一股无形之力高高抛起,重落在百丈开外的地方,落地时“咔”的一声脆响,似乎某根骨骼都断掉似的。

而他落地之后狂呛出几大口血,伤势已过五成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