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需要会员的app

  

华服少年是谁?

当时那少年掐死原柳风的时候说了一句,浪费我柳家资源。

“柳家……”

柳风若有所思,“嫂嫂,准备笔墨纸砚。”

“风儿又要作画?”

珺瑶眼前一亮。

“不是。”

柳风笑着摇头,等珺瑶准备好之后,这才拿起画笔,在画纸上挥笔作画,珺瑶脸色顿时露出愕然之色。

因为柳风作的并非灵画。

画,分数两种。

一种是灵画,需要画力沟通天地,最终形成具有强大威能的作品,成为灵画。诸如柳风之前在酒楼所作,虽然只是一副低品阶的灵画,但是若是发挥其威能的话,也具有磐石般的防御。

这,就是灵画。

而另一种,则是普通画。

无需画力,抬笔即作,人人能画,万物可画,只有观赏的作用。而眼下,柳风所画的,就是这种。

“风儿怎这般浪费。”

珺瑶有些心疼。

那可是在酒楼好不容易换来的墨宝,她还指望这些东西能帮助柳风修炼,一直到参加大考呢。

柳风没吭声,很快画完。

画纸上,一个人像很快出现,正是之前杀害柳风的华服少年。

“嫂嫂认识这人吗?”

柳风一指画中人。

“这是人?”

嫂嫂愣了很久,因为柳风画的真是太丑了,那猪头一样的面容,柳风见状大汗,“大致相似就行。”

“相似?”

珺瑶秀眉微皱,思索良久,终于还是想出一个人,“好像跟张峰挺像的,风儿画他做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柳风笑笑,“总感觉他会是我的敌人。”

“不会呀。张峰是张大娘的儿子,只是柳家的仆人,怎么会是你敌人。”

“啊,对了。”

珺瑶忽然想到了什么,“前几天因为画堂名额的问题,柳家还找过我,似乎想让张峰代替你去画堂。”

“画堂?名额?”

柳风心神一动。

“嗯。”

珺瑶解释道,“每年柳家都会有几人到画堂学习,只有五个名额,先柳家弟子,然后才能轮到柳家的仆人。张峰是仆人中最有资质的,但是今年,柳家的五个名额已满,自然轮不到他。”

“所以注意打我身上了?”

柳风大致也猜出来了。

这很好理解。

如果将柳风干掉,张峰就可以顺利的代替柳风参加画堂了,只是,眼下可是二月,三月大考在即,画堂肯定要结束了,要名额做什么?

“画堂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柳风问道。

“画堂?”

珺瑶很努力的想了下,这才说道,“之前听说过,好像画堂先生在大考前,要对学生进行一次评定,还拿出了许多奖品,激励学生上进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柳风明悟。

难怪几个月没动静,眼看画堂这一期都要结束了才对柳风下杀手,原来是因为画堂考核的奖励吗?

杀了柳风,取而代之。

然后参加画堂考核,拿下奖品,有了利益纠纷,一切就解释的通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珺瑶不解。

柳风笑笑。

他知道不能怪珺瑶。

珺瑶每天为了他的医药费,忙的昏天暗地的,哪有功夫听八卦?若非柳风提起,恐怕珺瑶都不会想起画堂的事情。

“呀,你可以作画了,岂不是正好可以参加考核?”

珺瑶明亮的双眸一亮。

黯淡的小屋似乎一下子有了光泽,柳风看的都有些呆了,直看的珺瑶脸色羞红,几乎抬不起头。

“嫂嫂这般模样,美极了。”

柳风赞道。

画中无数年,他对男女意识的了解薄弱的可怜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美的理解,珺瑶这般绝色,恐怕也只有洛神山上的柳依可比了。

“瞎说。”

珺瑶羞不可耐,匆匆逃了出去,“我去烧点水。”

柳风哑然失笑。

嫂嫂离去,他目光再度放到了那一纸画像上,目光变得冰冷。

“嗤——”

画纸被撕碎。

张峰,很快,你会如这画纸一样的。

事情既然已经清楚,柳风也不打算在这上面浪费时间。因为病重的原因,画堂柳风从没去过。不过这次,他打算去看看。一来是为了张峰,既然杀人都做出来,想必这位应该会去吧?

二来么,他也想看看,到底是什么奖励,能让那家伙狠心杀人!

开阳县,画堂。

今天是画堂考核时间。

往届,考核的意义仅仅只是评定和记录画堂学生的成绩。

然而这次,因为即将大考的缘故,为了激励学生修炼,前三名,更是有画堂先生亲自准备的奖励。尤其是那第一名,更是画师才能拥有的狼毫画笔,据说是先生当年修炼所用,无比珍贵。

画堂中。

所有人落座。

每人桌前都是准备好的墨宝,等待开考那一刻,画堂先生目光扫过,最后落在最后的一个位置上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这不是柳风的位置吗?”

众人纷纷回头。

这才发现,往日空荡荡的桌子上,竟然有了人。

“先生,我是张峰。”

张峰神色黯然,“柳风少爷已经病逝。柳风少爷生前曾说过,一直想来先生画堂学习,因此学生前来参加考核,完成少爷最后的遗愿。”

“病逝免费污视频app?”

画堂先生叹息一声,并无意外。

柳风的身体所有人都清楚,事实上,他能活到成年,已经很让人吃惊了。

“坐下吧。”

画堂先生吩咐道。

“多谢。”

张峰黯然落座,心中却是狂喜。

瞒过去了!

这画堂先生平时非常严格,没想到,这次因为柳风这家伙,竟然不追究了,哈哈哈,柳风,你死的好啊。

画堂先生看人已满,顿时点头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开始……”

“吱!”

大门被推开,一少年飘然而入。

“谁?”

“考试时间不知道吗?”

众人纷纷回头,然后皆一副见到鬼的模样,一脸惊悚,就连画堂先生脸上都浮现出愕然,这是……

“哎?”

张峰茫然的抬起头。

他忽然发现,画堂内静的落针可闻。所有人都看向他身后,张峰猛的转过头,看清楚的时候吓得差点心脏停跳!

一个少年站在他背后,赫然正是柳风!

“你你你……”

张峰惊恐的指着柳风,连退数步,差点摔倒在地,狼狈的看着柳风,哪里还顾得上其他,“你怎么还活着?”

“你为画堂名额暗中害我,我死不瞑目,所以前来索命。”

柳风冷笑,故意做出凶狠状,面目狰狞。

张峰吓懵了。

这年头,画力滔天,鬼神莫测,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,张峰区区一个画生,怎么分辨的出来,当场就被吓傻了。

“我不是故意杀你的。”

“反正你也不来画堂,纯粹是浪费名额,我才动手的。反正你本身也病重,活不了多久的,不能怪我啊啊啊。”

张峰语无伦次的说道。

此言一出,满堂皆惊。

他们这才知道,张峰代考,竟然是杀了柳风!人心歹毒,还是一个画生就敢毒计杀人,若是成了画师还了得?

这人该死。

不过那柳风……

柳风见差不多了,这才躬身走到画堂先生面前,“学生柳风,见过先生,之前差点被这恶奴害死,还好嫂嫂赶来及时,将我救了回来。”

原来如此。

众人恍然。

张峰这才目瞪口呆的看向柳风,他竟然没死?

那自己刚才……

“先生,我。”

张峰想辩解两句。

“还不滚出去!”

画堂先生一声怒喝,犹如声雷阵阵,吓得张峰当场逃窜。

柳风冷笑。

大夏王朝最重名声,尤其是画师,张峰杀他的事情被曝光,估计连参加县试的资格都会被取消,可以说彻底废了。

但是,哪怕是他废了,柳风也不允许这样一个敌人游荡。

“看来画堂事了,要找张峰好好谈谈了。”

柳风嘴角露出笑容。

“既然来了,就坐下吧。”

画堂先生点头。

柳风落座。

而这个时候,画堂前排,一个同样英姿勃发的少年,此时却开口了,“先生,柳风从未来画堂上过课,纵然他重病情有可原,但是让一个什么也不懂的人,来参加考核,是不是有些不合适?”

这人叫柳辰,真正的柳家小少爷。

天资聪颖,是一名很强的画生,而柳风也没想到,来到这画堂,第一个找他事儿的,不是王家,反而是柳家本家!

ps:求推荐票!求冲榜!

第17了,还有5名~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