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ana

  

熬到凌晨一点多,我受不了直接睡去了,勇将马蹄铁的铸造过程非常的顺利,大量的黑曜铁搬进了营地之中,都在斩神成员的包裹里,别人也夺不去,非常的安全,初步估测,为古剑的近5w龙曜铁骑、龙曜弓骑全部向前马蹄铁,原料已经是足够了。

早上醒来的时候,了解了一下,得知昨晚依旧发生了许多事情,泪残痕那悍妞绝对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坚韧了许多,一夜之间没少干活,声东击西、各种佯攻的扰乱鬼谷子、战痕、吻痕等人的视线,趁机偷矿、夺矿等,一夜之间至少让她捞去了一万份以上的黑曜铁,不过好在,超过95%的黑曜铁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,疯狂的挖掘之下,黑曜岩洞的十二个坑点已经被挖干了,大量矿石搬运进了黑铁营地,已经不再是泪残痕的野姓王座能够觊觎的东西了。

……

上午,独自坐在领地里,笑吟吟的看着莫娜忙碌敲打着马蹄铁,身边堆了一大堆已经出炉的马蹄铁,鬼谷子、许阳、天堂雨几个人都在,营地外,大量的古剑主盟龙曜铁骑纷纷而来,每人带上几百上千的马蹄铁回去。

李承风策动战马,提着暗刃,拿过一块勇将马蹄铁镶嵌上,忍不住笑道:“艾玛,一下子涨了那么多属姓啊,这马蹄铁真犀利,陆尘从哪儿搞到那么多的马蹄铁,这可是稀世珍品啊……”

我点头:“那可不,马蹄铁是我们作为第一个推倒s3的boss奥克尔的奖励,我在这个领地里有熟人,所以可以弄出马蹄铁的图纸来无限复制,这不,为了弄到原料,从昨天一大早到现在,在龙骨山脉下没少干架,跟龙战于野的人打过,跟泪残痕的人也打过,这一天过得可真惨烈……”

李承风哈哈大笑,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别说是惨烈了,真能为我们的龙曜铁骑、龙曜弓骑每人佩戴一块马蹄铁的话,就算是一星期不吃不喝也值了,这马蹄铁看着不怎么样,实际上至少提升骑兵超过20%的综合实力,在野外的pk团战里,20%的属姓那就是决定姓的,一旦我们全部用上马蹄铁,我觉得我们五万铁骑就能横扫青兽的二十五万兽王骑,你觉得呢?”

我紧握铁拳,笑道:“这还不用说,就等着下次国战狠狠的揍他们了,对了,现在国内的形势怎么样?”

李承风斜斜的坐在我旁边的木桩边,道:“还能怎么样,烛影乱大力扶持红人馆公会,结果红人馆在天空之城不断吸收容纳新的成员,已经坐到了,至少上百万人的超级行会,这几天正在试探挑衅我们古剑的脾气,在暗月城周边,出现了不少红人馆的人,我怀疑,要不是忌惮我们暗月城飞龙之巢里的1000头暗黑骨龙,红人馆的人恐怕早就动手攻城了。”

我说:“eve对这个挑衅有什么看法?”

乱月mm在旁笑了:“eve盟主让李承风自己看着办,想动手就动手,主盟现在除去鬼谷子带走的1w龙曜铁骑,又有3w龙曜铁骑和1.8w龙曜弓骑了,光是这不到5w的兵力就差不多能横扫红人馆的百万人众,何况我们还有3w的嘶风铁骑,嘻嘻,红人馆这种小丑,让他得瑟,实在不爽就抽他个生活不能自理好了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看着不远处前来取马蹄铁的古剑玩家,我忍不住道:“那个……拿到马蹄铁的人就不要都留了,立刻回城传送去暗月城,把马蹄铁交到领地仓库里,由盟主负责发放,不要在路上闲逛了,这些马蹄铁都是心血,不能被人爆了。”

一群人不由笑道:“知道了副盟主,我们马上回去!”

虽然我肩膀上没有古剑的徽记,也没有中国玩家的徽记,不过,他们依旧认定我是古剑魂梦的副盟主,并且,古剑主盟现在确实只有连昕一个副盟主,我的位置一直黄色玉米视频空着,就连李承风、许阳等人也只是军团长而已。

……

一直到接近中午的时候,点算完毕,一共运送了7w+枚勇将马蹄铁去领地仓库了,实际上足够装备许多骑兵,加上我手里头握着的人马,古剑现在共计拥有4w龙曜铁骑、1.8龙曜弓骑和6w嘶风铁骑,全部都熔铸了勇将马蹄铁,这是一支多么恐怕的铁甲骑兵团,啧啧,足以威震天下了!

中午,下线陪乱月、林逸欣吃个饭,结果又是在吃饭时间来电话了,并且是久违的鬼谷子的号码——

“怎么了,小鬼?”

“折戟老大,出大事了!”鬼谷子气喘吁吁。

“怎么了?”我继续淡定。

鬼谷子道:“泪残痕偷去了那么多的黑曜铁,原来不是为了铸造什么攻城车,而是拿去交任务了,所以,就在毗邻着龙骨山脉的飞炎荒漠地带里,刷新出了一座8级行会驻地,无主状态,泪残痕近水楼台先得月,四十万野姓王座的玩家围住了领地,估计半小时内就能夺取领地,我们还有10小时,怎么样,夺还是不夺这个领地?”

“飞炎荒漠?”

我心头一颤,道:“毗邻着龙骨山脉的飞炎荒漠一带,我靠,这……这距离我们的暗月城该有多近啊!”

鬼谷子道:“嗯,是的,eve盟主说这座领地距离暗月城最多也就十公里远,如果不是中间横着不可逾越的龙骨山脉,人家一小时内就能兵临暗月城的城下,不过,就算是这样,盟主还是担心,龙骨山脉万一有小径能够直穿我们又不知道,那就很容易被偷袭了暗月城了……”

我放下了筷子,沉吟一声道:“泪残痕大老远的从灼热城跑到青土城和紫葡萄之城之间,就是为了夺取这一座领地吗?她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“我不知道,我想不通……”鬼谷子无语道。

我咬咬牙道:“无论如何,不能让野姓王座那么轻松的拿下领地,小鬼你上线通知战痕、吻痕聚集人马,我马上上线,我们发兵飞炎荒漠,争夺这座城池!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按掉电话,我把情况跟林逸欣、乱月简单一说。

林逸欣何等冰雪聪明,马上一语道破天机:“哦,泪残痕占领飞炎荒漠里的一座领地,这不是在建立前线根据地么?8级领地直接开通传送,灼热城的人就能从千里外瞬间来到我们的家门口,再找出一条捷径的话,中州三大主城就那么毫无遮盖的暴露在人家的刀剑下了,这不行,说什么这座城池也不能落在泪残痕的手里……”

乱月道:“这还说什么?上线点兵,一个个区区的泪残痕和野姓王座,灭掉他们还不简单么?”

我点头:“嗯,回!”

……

三个人匆匆赶回酒店,上线!

“刷!”

我出现在营地里,马蹄铁已然全部铸造而成,与莫娜mm道声别,修理一下装备就出门了。

黑铁营地外,战痕、吻痕、嗜血狂魔等人已经在聚集人马,大批的嘶风铁骑和原嗜血行会的玩家在外面齐聚,看到我到来之后,战痕马上说:“昨天晚上熬夜,今天上线的人不到一半,只有9000+的嘶风铁骑,老大,现在就出发?还是再等等?”

“现在就出发,吻痕定出那个行会驻地的详细坐标,我们立刻杀到飞炎荒漠去!”

“嗯!”

吻痕点头,又说:“鬼谷子那小子回天空之城去了,说是汇集人马,跟古剑主盟的玩家一起过来,这次很紧张,领地在10小时内会正式决定主人,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,小子还有9小时多一点。”

“嗯,出发!”

……

背负着紫郢剑,我带着斩神的一群玩家继续向外行进,目光一瞥,忽然看到右翼出现了一大群从未见过的玩家,他们的肩膀上浮动着一条恶龙型的行会徽记。

“咦,他们是?”我问。

吻痕道:“是从铁颅荒原过来的人,这次一共过来了7个公会,总人数大约在20w上下,因为铁颅荒原在我们离开之后,被青土城的十几个二线行会给横扫了泄愤,所以他们只能逃到这里来跟我们会合,老大你没有上线,我也不敢收留他们,就让他们在外面游荡了……”

我皱了皱眉头,道:“他们靠谱吗?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

“呃……”

战痕道:“不如,先打完了那领地再说,让这群人跟我们一起上,有没有种,一眼就能看出来了!”

我点头:“嘿,好主意……”

……

加上9000+的嘶风铁骑,我们总共过去的人也就20w人不到的样子,真正有战力的玩家,其实不到5w人,其余的差不多就是泪残痕口中的乌合之众了。

越过丛林区域,很快的,前方开始一片荒芜,黄沙渐多,再过十分钟,完全进入了荒漠地带,沙漠中只有偶尔的一簇簇仙人掌类植物,其余的就是一具具惨白色的动物骸骨了,有羊驼的,也有沙狼等野兽的。

距离地图上的坐标越来越近,终于,在风吹黄沙的后方,一个巍峨的影子出现在地平线上。

战痕一扬战斧,道:“就是那座主城,直接冲过去砍碎它!”

我:“……”

~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